日茶夜酒:Evon

隨著Shintaro Sakamoto的音樂節奏引領腳步探訪怡方工作室 

大而簡約檜木收藏櫃、煮茶火缽依偎著榻榻米像茶的聖殿  

房間裡擺著沈穩的陶藝上頭刻著密密麻麻的古老占卜自介 

有趣的是,桌上伴隨Disco Ball的小小動物陶藝與落地浴缸旁貼著仙女瑞宏情慾磁磚  

伴隨日落氣泡水的氣泡上揚,像是日夜交替,打算熱鬧起來 

深深感覺這房子的氣息由怡方而生 

擁有成熟的外在,也有像孩子稚氣未脫的一面 

讓人好喜歡,好想珍藏 

Q:和大家自我介紹你自己 

Hi 我是Evon,做東西的人。我是個內心世界很土象的水瓶座,用意志成就我的自由,窩在家中雕琢精細的陶瓷茶道具,時而放飛自我玩材質做雕塑。生活簡單來說就是:日茶夜酒。

Q:能和我們分享陶藝與茶的緣分?陶藝與茶,對我來說挺像靈魂伴侶,無論是器皿或擺設的陶藝品的呈現,總與茶密不可分... 

我從小喜歡喝茶,在日本開始學習裏千家的抹茶道,也因做茶具的關係進而深入了解台灣茶,從功能層面來看,茶具的土、釉、造型都影響著茶湯,除此之外還有精神層面的價值,透過行茶的儀軌,一碗茶可能喝出的感動是彷彿到達另一個世界的,茶器便是那座橋。做陶與泡茶,都在練習氣定神閒、在練心。 

Q:『採茶、揉茶』,你尤其提到揉茶過程需灌入真心誠意,製茶的過程到品茶,分享你的感觸? 

陶器是從土燒製而成,茶也是從土壤長出的葉子,在我揉茶的時候,製茶師蘇大哥跟我分享要種出好的野放茶,最重要的就是養好土地,好的土壤能保濕且富含礦物質,一款茶前幾泡喝的是製茶師的工藝,泡到後面喝的其實是土壤與水,乾淨的味道。也使我反思茶器的本質,要如何為茶服務。 

Q:做陶的人,應該也熱愛收集陶藝品,分享我們你的收藏,哪些細節是你會特別在意的?是否也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? 

我大學時就喜歡買杯盤多過衣服,陶瓷、玻璃、金屬等材質都有,室友還說我買這些又不能穿出去給別人看,但這些物件在生活中陪了我十幾年直到現在。我特別在意的是物件上手的重量感,喜歡不完美的曲線之美。 

住日本時常逛古物市集,佩服他們能從日常民藝與殘破中發現美的能力。曾在奇摩拍賣找到我研究所教授年輕時的陶瓷作品,幸運地用我負擔得起的價格標到,送自己當作畢業禮物。

Q:你好像是上個世代的銜接者關於陶與茶,對你來說不只是創作,更是將獨特的文化與情懷記錄在你身體裡。這一路上你有特別感謝或欣賞的前輩或藝術家嗎? 

很感謝我學陶之路的恩師吳偉丞老師跟井上雅之老師,讓我知道原來有以做陶維生這樣的生活方式。前陣子剛好參加到井上老師退休前的線上講座,初見他的作品會以為是外太空掉下來的不知名物體,看他四十幾年的創作歷程,產出的慾望與意志始終熱燙燙的生出更大更有力量的形狀。不管在哪個世代,土都是誠實的,要做的就是當個獨一無二的自己,並認真的捏進土裡。 

Q:你能看見自己身上散發著很特有的氣質嗎?對我來說你是剛與柔的並存,力道中帶著優雅和愜意,很像書法運筆的軌跡,很當下...。對你來說與陶和茶愜意的約會,會在什麼場景怎麼發生呢?如果能寫封浪漫的情書將會是? 

做陶其實是體力活,曾經做到身體壞掉後,學習調整到更適合自己的產出步調。緊湊而愜意,狼狽與優雅兼具,生活過的美作品氣質才會好。最喜歡出窯後把家裡弄得一團亂,再瘋狂打磨清洗完作品後整理好茶桌,煮水泡茶。陶和茶的約會應該就是茶會吧,茶譜就像情書為喜歡的茶策劃一段旅行,每次都是一期一會。 

參考文章:四月春日天,余白個展與花見茶會。

Photographer/ Toby Hsu @presstheshutter99 

Texts/ Lin Chin @chih_____l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