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肌膚上 留下創作的痕跡 — 刺青師Birdycody

將皮膚當作畫布,不限定紀念或特殊人生意涵,帶有點搞怪又俏皮的刺青師Birdycody(Cody),讓我在肌膚上留下創作的痕跡,烙印在一拍即合的客人身上,紀錄當下直覺作為人生最開心的理由。將甜美又性感姿態成為一種信仰,Cody正用隨性的靈魂自我表述,在她身上的色彩,即使是最簡單的黑白,也能有鬼靈精怪的表情;透過愛打扮的Cody,完美詮釋屬於inooknit,那既優雅又能可愛的雙面女人姿態。

Q:關於踏上刺青這條路的起點?與創作相遇的理由?

2019年才開始真正在皮膚上作畫,從服裝設計學系畢業的我,常有人說我看起來不像刺青師、自己也從來沒想過會成為刺青師,只是因為喜歡畫畫,將媒介從紙張換到皮膚上,讓我繼續將圖像創作發揮最佳姿態,學習、專研新的技術,意外的讓我的創作用不同的方式延續。

Q:還記得第一個刺青的作品嗎?

當然記得。我很幸運,當我才剛練了幾個水果皮、人工皮,身旁的同學、好朋友一個接一個,讓我直接在他們身上現場發揮,或許也是因為我那不嚴肅的畫風,他們不斷捲起衣袖讓我練習開啟了這趟皮膚作畫的旅程,幾乎好友人人都有一個我的圖騰,我媽也給我刺青,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幸福,幸福的記號。

Q:你所創作的圖案從畫作到皮膚上最大的差別是什麼?

我覺得它有種禮物的感覺。畫畫通常使我感到開心,本來只存在我腦海的畫面,手畫了出來被你看見,被你選擇儲存在你的皮膚上,我覺得這一切非常浪漫。

Q:以獨特且鮮明的刺青風格獲得關注,你平日的創作靈感來源是什麼呢?

在我還小時發現,當我去吃喜歡的東西、睡得很飽,睜大眼睛看這個世界,我就會被靈感之神拜訪,例如這個冬天我把自己喜歡的元素轉化成毛絨絨材質,虎年到了意外將虎紋與刺青的夜光顏料結合成新系列。當我用看電影的眼睛看這個世界常常覺得很幸福。所謂的靈感就會自己浮現出來,跟畫自然而然的結合在一起。我有許多喜歡的流行文化,無論是時尚品牌或經典電影,將喜歡的事物轉化成自己的樣子,然後注入到創作之中。

Q:如何定義自己的風格呢?

以前小時候有點戀物癖;每天都想穿不一樣的衣服,走向不同的風格;直到現在我覺得自己是喜歡當”自在女人”的姿態,雖然不斷在變,但喜歡打扮,讓自己開心、優雅(笑)且自由自在,這就是我的風格。

Q:開始刺青工作後,是否對生活有不一樣的見解?

除了「紀念」,希望給我刺青的人,也能感受到這個刺青可以是個「新的開始」,很多人也喜歡這個概念,讓我現場幫他們設計各類圖騰直接在皮上作畫,一起討論、調整,一起抓住有感而發的剎那,我覺得這感覺超棒的。

Q:除了刺青,有曾經想過其他創作形式?

最想,但尚未嘗試的應該是演員吧!我很想當一位表演者,平時也會與身旁好友分享自己編的小劇本,對我來說未來的發展有很多可能,刺青師是我的角色之一。

Q:如此自由的靈魂,在收到inooknit後,實際穿著的感受是如何呢?

穿上後的感受非常舒服,針織材質讓雙腳有完全被包覆的感覺。喜歡它綁帶的設計,有點神秘又有點俏皮,這種反差和我的個性有點像,因此在收到inooknit後,覺得它既可以優柔又可以可愛,自在又有個性,能隨著心情有不一樣的穿著可能。

Q:未來還有什麼新挑戰呢?
新的事情一定會自然發生,它不是一個挑戰,而是時間到它就會出來。

關於 Birdycody
東方臉孔的天使、身上卻是渾身的迷因色彩,是新生代刺青創作者,由紙張、布料等媒材拓展到人類皮膚的創作之旅。


Instagram: @birdycody
Photographer/ 鄭弘敬 @teikoukei
Texts/ Eva Chen @chenyihua06

featured ite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