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見鍾情:仙女瑞宏 X inooknit

當我們奔向濱海公路的咖啡廳躲雨時,下一秒陽光灑下,海風吹乾濕透的身體,

伴隨規律的海聲,從包包裡抽出隨身攜帶的蠟筆與畫本,

拿起藍色蠟筆畫下眼前的海,遠處被海包圍的山就用深藍色將它勾繪海中,

沒有鉛筆打稿,很直覺的描繪,直到喝了一口過甜冰奶茶,

此刻的仙女瑞宏彷彿從900英尺仙界降落,隨著裙擺飄逸,驚訝表情抵達人間。

這位自稱仙女藝術家,形容自己隨性、散漫,每天都在和紀律警察對抗,

在我眼裡她散發一種古靈精怪的氣息,與我們第一次見面時,就聊起自己的感情,

這種開門見山,這也算是『一見鍾情』嗎?

Q:從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男女情感百態,作品裡的人物故事來自於何處?

人物來源無所不在啊,主要都是我本人的變形,加上一些從朋友、書上、電影到處收集來的。這時的仙女翻起一篇貼文和我說道,才明瞭一則貼文故事穿插了數個人物事件,我忍不住哈哈大笑,有點期待今日一同去萬里情月老廟祈求姻緣的故事,是否會出現在下一篇創作裡。

Q:仙女仍有期待世間情感嗎?

仙界的我仍對世間情愛有著理想關係,期盼遇到一個能帶來新見解、博學多聞的男子,工作很累的時候可以見他,給他看剛完成的畫,能帶來信任安全感的人。談到世間情感,2022年3月與鄧惠文醫生的經典著作《婚內失戀》,創作12個情境創作,對我來說:良性互動,平等的愛,不必過度努力去索愛。

Q:對於宗教神祇運用在創作裡,是否有獨特創作前儀式以表敬意?

我沒想太多耶, 我把神明當作我的酷朋友看待,因為他們在變成神之前都曾經是人,我喜歡用更人性親切的方式去呈現他們,也許是另類平等狀態,讓神明們不再那麼至高無上。 我喜歡去廟裡看工藝師們的作品,欣賞他們的創作風格,研究人類的慾望是如何藉由這些媒介噴發,以及去閱讀這個空間所承載的神話故事數量,由於我不是虔誠的信徒,我不習慣和神明交換,我通常只會用冥想方式告知來意,並不會求他們給我什麼功名成就,但感謝他們讓我看到這些壁畫。有些香火鼎盛的廟宇我甚至無法久留,裡面的訊息能量會讓我頭暈。

Q:如果你是一位仙,今身而為人,你覺得穿越的課題、擁有什麼特殊能力、以及穿衣搭配風格?

我的特殊能力也許就是對美的執著與創作力吧,能畫出帶給世界快樂的作品,對於仙風道骨的風格我不偏愛,反而是立體合身的剪裁深得我心,我超著迷五零年代的衣服,還有各種古老的二手衣,仙人的穿衣風格應該是要讓每件衣服都不被浪費。面臨總有一天我也會死亡這件事,沒有一件事情是永恆不變,包括慾望還有承認自己的渺小。

Q:今天穿上inooknit野餐派對鞋款,雖為仙界邀你『腳踏實地』,有什麼感受?

因為個子高和歐美身形的關係,從小我的腳就特別大,很難在台灣鞋店買到適合自己的可愛鞋款,我都必須從國外訂購,但無法試穿,難得才會遇到完全舒適的鞋,這次穿上inooknit野餐派對鞋,我覺得我可以穿著它去各種地方探險,鞋子還有修飾腳型的效果,踩起來包覆有安全感,覺得自己瞬間擁有超能力,我等等要穿她去接受文學雜誌專訪。

Photographer/ Toby Hsu @presstheshutter99

Texts/ Lin Chin @chih_____lin

Model/@juihungni

Location/萬里情月老廟

新品上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