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主義:Deby x inooknit

人一生會接觸多少空間?而又有哪些空間會被想起?曾有的際遇邂逅與孤獨時的庇佑...

『好想再去見它一面』因為疫情被迫與空間分離的deby,被問起情感時,她憶起的是某個美術館空間氣息與記憶,這位理性主義者流露著獨有浪漫確實有些不同。

Q:和我們自我介紹吧

我叫 Deby,太陽和上升都是天蠍的純天蠍(但月亮在牡羊),A型,INTJ,顯示生產者。

Q:你的社群生活充滿雅致,一天之中有沒有固定的生活儀式分享大家

其實意外的是個理性主義者(INTJ!),比起儀式感,每天會固定做的事情好像都偏向追求效果?起床後先喝一杯白開水,白天一杯咖啡,晚上一杯高蛋白,洗完澡會用自己調的精油按摩油按摩,睡前會拉筋。

Q:我們看到你蠻多斜槓的,介紹一下by deco與Nylon Japan的工作內容

我研究所是在日本念的,當時也有在當髮型模特兒,登上最多次的雜誌就是 NYLON JAPAN,當時就覺得很有緣。畢業後回台灣還是一直很想做能和日本接軌的事,剛好看到 NYLON JAPAN 在徵官方部落客,應徵後很幸運的錄取。除了一般保養美妝文外,也常在上面介紹台灣的品牌、音樂、電影等等。除了寫部落格偶爾也有其他登上網站或雜誌的機會。

在日本念美術大學研究所的同時,也有在陳列工作室實習,最常經手的工作是用人造花製作拍攝場景,之後就開始想像是否可以以花為媒材做更多創作,所以開始上一些單堂的花藝課,回到台灣後也一直有持續。上一份工作告一段落後就開始到朋友的花藝工作室幫忙和學習,去年開始正式把作品品牌化,成立了 by deco 空間裝飾所。會希望不只是花藝,還包含空間陳列和視覺設計等(大學在台灣唸的是建築系,回台灣後第一份工作是精品品牌的陳列設計),整合從以前到現在的創作經驗,做出更多有趣的作品。

Q:在「東京Art小旅」簡介你經驗了18 間美術館、30 個展覽空間等….你花了多少時間去完成?美術館裡有特殊奇遇?還有,是否有被哪個空間展給感動過…

加上前置(包含和美術館交涉、排定拍攝時間)和後續(給美術館審稿和確認資訊)作業,應該差不多半年左右,但正式的採訪拍攝時間應該是一週左右完成的。因為很喜歡東京,又曾經在東京住過三年,而且在東京蠻多朋友的,所以其實當初沒有覺得壓力很大還是特別辛苦(最近在籌備新書寫的是關西就覺得好難好累...)

我曾經在 21_21 design sight 遇見過建築師安藤忠雄本人,21_21 design sight 就是他設計的。當時一群同行的人都默默的用崇敬的眼神看著他, 他應該有發現被我們認出,輕輕地跟我們點了個頭才離開。

東京的美術館裡我最喜歡的是現在已經閉館的原美術館,因為交通不便的關係所以觀光客應該很少前往。美術館的前身是私人住宅,也是日本現代主義建築中少數仍完整保留的建築作品 ,1979 年美術館開放時是當時非常稀少,以現代美術為主軸的美術館。

原美術館最大的特色是有很多因應館內空間而生的作品,包含像儲藏室和廁所也都成了展示空間。但很可惜的是因為建築老化,美術館已經在去年關閉,疫情期間無法去見他最後一面真的是好傷心...(btw 當初去採訪的時候原美術館的工作人員也是數一數二親切的,真的留下超好印象)展覽的話喜歡的有好多好多,現在第一個出現在腦海裡的是銀座愛馬仕旗艦店展示空間 Maison Hermès Le Forum 的展覽,藝術家中谷芙二子擅長用人工霧做出霧的雕刻,觀展者可以走進霧裡親身用皮膚感受濕氣,特別喜歡這種能用全身體感的作品,印象深刻。

Q:感受空間與生活環境的經驗裡,台灣有沒有讓你難以忘懷的地點

難以忘懷的可能是海邊。學生時期每年夏天都會去海邊,海邊也是一個包含溫度、氣味和濕度都很深刻的地方,加上台灣又是海島,就算是前往不同的海記憶也是相連的。

Q:在花店幫忙的那些時間裡,觀察花、理解花,從花裡探出頭來看的你,抓一束花送給自己,像寫一封情書一般,會是怎樣的搭配,傳達什麼樣的寓意

從早期開始心儀各種嬌嫩細緻的花,現在更喜歡有著自己主張,形狀明顯,個性強烈的花。會想運用三四種不同花型的花,不使用葉材做緩衝,單純的用形狀堆疊出量體。寓意可能是各種形狀都有它單純的美,Simple is best 或是越基本的越重要?

Q:今天inooknit瑪莉珍鞋陪伴你一下午,細細感覺它,有沒有呼應你某些性格?

要說自己的性格可能沒那麼好,但很驚艷 inooknit 瑪莉珍鞋的柔軟包覆,希望也可以成為這樣的人。

Photographer/ Toby Hsu @presstheshutter99

Texts/ Lin Chin @chih_____lin

Model/ @debytsai